【东莞的士票】告诉你,出租车行业该何去何从

人气:281时间:2020-05来源:东莞的士票

【东莞的士票】告诉你,出租车行业该何去何从,说到Uber,人们就会想到共享经济。而实际上出租车的诞生本身,就是共享经济的一个起源。

出租车服务诞生于20世纪初的美国。当然我国从宋朝开始就有马夫,几个一撮在城门外趴窝等活,遇到人多地点相同还能拼车,给些银两就带着你去别的城市了。

在1907年的美国,富家子弟亚伦集合了一批农场主,让马在农闲时间去纽约的街道上拉客人。这种出租自己马车赚钱的模式,价格低廉又快捷方便,在当时一下子就被大众接受。1908年,亚伦在美国多个城市开设了“Taxicab”公司,出租计程马车服务在美国慢慢流行开来。到了1920年,福特T型车成为全球第一批汽车出租车,Taxicab被简化成为Taxi,这也是出租车名字的诞生由来。

出租车之诞生是源于共享经济。讽刺的是,在今天,它亦正因扎根于互联网的共享经济日益蓬勃,走上了一条苦苦挣扎的道路。


在过去的几年,共享改变了世界。在欧美,共享经济早已经为世人所接受,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不同的领域,改变着经济世界运行的方式——消费者不再只是消费者,也是产品的参与者、提供者、改进者。在国内,O2O也如火如荼地跟进。

杰里米·里夫金的《零成本社会》一书系统地做出了关于未来世界的三大预测:协同共享经济将颠覆许多世界大公司的运行模式;现有的能源体系和结构将被能源互联网所替代;机器革命来临,我们现在的很多工作将消失。

受到Uber的启发,更多按需经济的服务公司像雨后春笋般勃发,比如上门取件的干洗服务Washio、家庭美发化妆服务Glam Squad、吃货的福音EatWith。除了刚需的家政服务和偶尔的放松享受,Medicast手机应用能帮你把医生叫上门,甚至还可以用Netjets租赁闲置私人飞机。无论什么行业,竞争越来越激烈,选择越来越自由,“所想即所得” 一定是市场发展的最终趋势。

每一场变革,都势必引起激烈冲突。具有大革命传统的法国工人对罢工乐此不疲。但是车也烧了,架也打了,在好多国家Uber也被封了,出租车司机以及整个出租车行业的日子,就会好过吗?

“罢工,我们也罢过。没有用的。政府也不想管。政府觉得这样也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张师傅挺无奈。“哦,罢工结果?后来没办法,政府找我们开了会。说涨价,下个月每公里从两块涨到两块五。”

出租车里的空气是一如既往地浑浊,费力地摇下车窗,挑剔地审视了一下努力整洁却仍然泛黄的座椅巾套,放报刊的布袋稀松平常地不甚完整。今天虽然已经32摄氏度,但仗着穿堂风,师傅当然没有开空调。为了不讨嫌,我也就没有提。

在过去,我们会选择性忽略这些。而现在,这一股专车风潮出现,我们才知道,原来简单的一个乘车过程,也可以让我们有这么多的选择权。

传统的出租车行业,与顾客之间的接触是单一的、固化的,出租车更多地扮演着使用工具的角色而非一种服务。而共享经济可以提供更加个性化、私人化的服务,个人的精准化定制与深度特色体验的分享,亦将会在生活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本质上,还是客户群体不同,需求不同。一个行业的没落,接替的是另一个行业的兴起。如果说我们现在担心的是专车司机会不会抢走出租车司机的饭碗,那再放眼看一看,无人驾驶之日的到来,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未来,会带来多少职业的消亡。

技术革命,摧枯拉朽。在互联网与新兴技术对交通运输业带来颠覆性变革时,汽车行业的从业者首当其冲。若预计实现,2030—2040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完全替代人工驾驶模式,驾驶员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就业危机——要么转型,要么饿死。

但是,就如马云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的观点:科技没有消灭就业,而是创造了更多就业。

至少,在经济增速下行之际,2014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人,比起上一年度,不降反增。

世界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。而在这诸多变化之中保持不变的,是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、科技对劳动的解放,以及人类对于同类的顾念与仁慈。